我有banner啦……!

今天我上线的时候,有个混蛋和我说:
“我前面等客户确认 帮你做了一个BANNER……”

你真混蛋哈哈哈哈你都不和我说一声哈哈哈哈[丧心病狂的用薄荷塞满了那条龙的鼻孔

哈哈哈我太高兴了从此我也是个有banner的人了我太了不起了你们看我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我有足足一个banner了呢它是一个充满力量的健康的向上的强壮banner呢...!
你们看它努力向上的样子多可爱..!

坑底

……慢着这好像是FC2计数器的图标版权上真的没问题吗



问卷们

你看我终于顶不住瓶子的苦苦哀求[有吗? 还是做了她的问卷……但是你告诉我你究竟点了我多少次名为什么我每看一个问卷都有我的名字而且你还满页满页的问卷……!你是在欺负我吗?!
你就这么喜欢我吗小四!

桌面问卷from 瓶子

1. 今日桌面
未命名

2. OS為?
插屁

3.這台是你的個人電腦?還是公司或家人共用的電腦?
家用

4.這張桌布是什麼? 從哪裡取得的?
pixiv

5.更換桌布的頻率高嗎?
还可以,看到好看的就换了。

6.桌面上有幾個ICON?
我才刚清理过!不不瓶子你为什么挑我桌面最乱的时候给我做问卷我平时很整齐的……!
数了一下有104个。[……

7.一堆檔案和捷徑放得亂七八糟的桌面,妳看得下去嗎?
看不下去……!怎么会有这种人的![跺脚

8.有沒有什麼堅持點?
清晰度高别拉伸扭曲

9.有為了填這份接力, 還特地整理一下嗎?
没我以为是要“桌面最原始的样子”什么原来不用的吗我受骗了?

10.最後請再傳給5個【我想看看他的桌面】的人。
大家自取吧,如果说比较想看的话是下面五个?
Pinki
棉花
阿红
阿毛[为什么想到他!
二水

继续阅读

荔枝娘的同人

今天我去阿红家逛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小秘密……!
那个时侯我发现她没有更新正准备关掉页面的时候荔枝娘她……她突然动了……!
他就这样缓缓的飘动了起来,撩拨着我的小心肝,我觉得她的小裙子都要飞起来了……!
然后我就画了这么个玩意[咦你不觉得衣服有点不对……:

荔枝娘

告诉你们荔枝娘还给我倒过洗脚水……![咦

我打完草稿去和pinki说pinkipinki我们去画荔枝娘的同人吧的时候pinki拒绝了我她说我只画爷们那你那张无数次被相册删掉的乌克兰姐姐是什么啊是什么啊你就不能画荔枝公x荔枝叔吗?!
希望他画完/写完露冬之后能回心转意我觉得我们能掀起一股荔枝娘同人小热潮![谁理你

这是一段友谊的故事?!

我要来介绍一下一个好碰友,这个人叫2B水,暗恋他戴胸罩的弟弟,为了吃一顿麦当劳特地坐了大半个城市的车结果还请客了的可悲人物。她特别喜欢打泡,但是技术和我一样差。

今天她告诉我她每次听到田园脆鸡堡都觉得别人是在说田园脆鸡巴,他还写了这么个玩意来给我解释:

“你好我要一个田园脆鸡巴。”
说出这种下流话的人正是以JJ作为代步工具的坦克七大王阿黄。
“你好我要一个田园脆鸡巴请问你听见了吗。”
“你好我的田园脆鸡巴什么时候能给我我等了好久了?”

等了几分钟后阿黄看着盘子里的按摩棒。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田园脆鸡巴所以你就拿这个代替吧怎么样。”

“干!那德克萨斯烤鸡巴堡呢,德克萨斯烤鸡巴堡我最喜欢吃了。我来肯德基是来吃啃的鸡巴的不是来讨情趣玩具的混蛋。”

“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那么多鸡巴可以烹饪呢。”

“你们不是人!你们不是人!”

“拿着按摩棒滚吧!括号,笑,括号。”

“混蛋你们混蛋你太混蛋了!”阿黄的眼泪呼之欲出,“我会饿死的我我足足有好几十分钟没有吃东西了!”
说完阿黄悄悄的把那个按摩棒塞在了口袋里,很自然的走了。


……大家说他是不是禽兽……!禽兽!简直禽兽毙了!所以我申请了转载:
八达通 02:15:51
其实我觉得这东西很酷 我申请转载
水来石 02:16:09
拿走!拿走!

ps:终于下定决心加了阿水的link,当我打***那三个字的时候我的良知哭了。
pss:嘿嘿我还知道她暗恋谁了,大家都来问我,来问我……!
psss:大家都来帮我想想bo的分类到底怎么写我绞尽脑汁都想不出一看就很有文化很牛B很气派很酷的分类……!
pssss:st给我们画了同人!我申请了转载:
章鱼 20:59:07
我觉得你画得太棒了
章鱼 20:59:10
申请转载
闪亮超人ST。 20:59:22
随便
闪亮超人ST。 20:59:30
我觉得你们的友谊太美了

看到了吗水娘就连你老婆都觉得我们的友谊很美她还把你画得这么美[?]……!
见证

[露冬]忧伤的援助交际

pinki你别忘了答应我的漫画——!


冬将军最近很忧伤。
自从人类发明了各种取暖工具之后,他的生活品质每况愈下。他很怀念当时人们看到他四散奔逃的样子,当街道上没有人的时候,他就会象个孩子一般的吹开他们的窗户,吹熄他们的火炉。
但是现在不同了,钢筋水泥的楼房不是他可以撼动的,连带的那个被称为空调的恶鬼的出现,让他只能吓吓路上为数不多的行人,并且眼睁睁看着他们在5分钟之后钻入建筑或者车辆。
冬将军哈了一口气,学着人类的样子搓了搓手,但是他的脸色没有丝毫好转,反而愈加青白。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前不久他的妻子终于带着女儿和家里所有的存款回了娘家,连袜子都没有留给他。
他摸摸口袋,这是他还有工作时候攒下的私房钱,是他最后的希望,他希望至少能用这些钱熬到自己找到一份新工作,或者带给自己一点心灵的救赎之后让他满足的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是的,一些心灵的救赎。我们的冬将军已经和他的右手度过了很多只有彼此的日子,久到他自己都不愿意去回想。
他就这样坐在购物中心的花坛边,看着女高中生的裙底翻飞,然后捏着自己口袋里最后的一张1000面额的卢布,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

继续阅读

知音电台
>W<
>M<
人民之友
信访大厅
来客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