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冬]忧伤的援助交际

pinki你别忘了答应我的漫画——!


冬将军最近很忧伤。
自从人类发明了各种取暖工具之后,他的生活品质每况愈下。他很怀念当时人们看到他四散奔逃的样子,当街道上没有人的时候,他就会象个孩子一般的吹开他们的窗户,吹熄他们的火炉。
但是现在不同了,钢筋水泥的楼房不是他可以撼动的,连带的那个被称为空调的恶鬼的出现,让他只能吓吓路上为数不多的行人,并且眼睁睁看着他们在5分钟之后钻入建筑或者车辆。
冬将军哈了一口气,学着人类的样子搓了搓手,但是他的脸色没有丝毫好转,反而愈加青白。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前不久他的妻子终于带着女儿和家里所有的存款回了娘家,连袜子都没有留给他。
他摸摸口袋,这是他还有工作时候攒下的私房钱,是他最后的希望,他希望至少能用这些钱熬到自己找到一份新工作,或者带给自己一点心灵的救赎之后让他满足的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是的,一些心灵的救赎。我们的冬将军已经和他的右手度过了很多只有彼此的日子,久到他自己都不愿意去回想。
他就这样坐在购物中心的花坛边,看着女高中生的裙底翻飞,然后捏着自己口袋里最后的一张1000面额的卢布,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

伊万在物色今天的对象。
为了娶隔壁的王耀,他使出浑身解数,跟踪威逼堵小巷在教室外面画爱心,但是他的心上人完全不为所动。终于在一次跟踪他回家的时候,他看到门的另一端露出一个动物的脑袋,它有点像蜥蜴,但是脑袋上有两个大包,上头还插了两根木柴。
伊万站在街角,全身上下升腾起了一股凄凉的黑暗气息,这时这个脑袋似乎发现了他,露出了轻蔑的笑容,它对他说:
“哼。”

第二天,王耀的隔壁邻居本田遭到了非人的对待,伊万则得到了“那条龙——不不不那条虫是王耀的上司他非常有钱王耀很喜欢他不不不王耀迫于它的淫威不得不屈服于它”的信息。
伊万决心要成为一个有钱人,但是他完全不知道要如何成为一个很有钱的人。他询问了自己隔壁的托里斯,那小子天天开小车穿名牌,但作为他的同乡伊万深知他的故乡并不是这么富裕的。托里斯羞涩的朝伊万笑了笑——这是他的杀手锏,微笑着告诉了他自己的小秘密:
“就是这样……这样……这样子……”
其实如果伊万当时能多问一些其他人也许他能得到更快捷的致富途径,比如隔壁班的阿尔弗雷德,他一定会告诉伊万:“去抢银行吧!”之类的非常适合那个青年的方法。但是他问了托里斯,所以说世间万物冥冥中总是有定数的,所以伊万今天出现在了这里。

伊万也很忧伤,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找到新的对象了,自从他把街心花园那边的客人都吓跑之后他只好去到客人比较少的购物中心,但是这里的女高中生的数量格外的多,很多理想对象都执著的表示宁愿留在这里看他们朦胧的裙底治愈自己破碎的心,然后在看到伊万的脸色之后疯狂的逃走了。
“明天就是王耀的生日了……”伊万低下头,看了看橱窗里那个闪烁着迷人光芒的gitty,下定了决心。


托里斯在某方面是个了不起的前辈,他这样告诉伊万:
“首先我们要从人群中挑选属于你的那个人,他一定要眼神懦弱,并四处张望,举止猥琐,并且看上去像有老婆和女儿的人——对,最好是有一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女儿!
他会时不时搓一下手,东张西望一下,但是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那些年轻漂亮的女高中生。偶尔他会半起身想要搭讪其中的某个人,但是三秒之后肯定颓然的坐回花坛上。
这就是我们的肥羊!”

伊万站在街边的时装店里观察了冬将军很久,这是他第二十三次搓手,第八次起身,他的目光粘连在女高中生的腰部以下,最重要的是他看上去就是个怕老婆和女儿的中年上班族!他的大衣有些旧了,但这又算得了什么呢?伊万认得那个品牌,是一个有好几百年历史的老店的作品,并且现在只销售给有钱人们。更令他满意的是这个对象看起来还挺帅。
他终于从服装店里走了出来,身后的店员松了一口气似的瘫软在了地上。

冬将军其实骨子里还是一个爱家的好男人,只是他孤独太久了,因此他根本不好意思说出:“嘿大妹子叔叔请你去吃雪糕好吗?”这样的话——这是他以前的好朋友龙告诉他的。他沮丧的低下了头,准备回公园睡觉。但这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双靴子,他抬起头,那是一个笑的一脸纯真的英俊青年,他穿着高中校服,目光羞涩又热情的注视着自己。
“叔叔,我的拉链开了,你能帮我拉好吗?”

天上砸下来的艳遇让冬将军几乎说不出话来,他的脑中一瞬之间冒出了很多诸如什么那是个男孩子你冷静点嘿伙计你都七十三年没有打炮了快男孩子又算得了什么呢不行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婆咦慢着他两只手都空着为什么不自己拉拉链他这是喜欢我吧不行男孩子很贵啊你的钱绝对不够的的念头,但他说不出话,喉咙中发出咕咕的声音,眼眶中开始盈起泪水——他必须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此刻的欢欣之情,但是那个青年用围巾把他狠狠地勒住就往宾馆的方向走,他甚至连拉链都没拉好。周围的人群发出了一些小声的尖叫,但是没有一个人报警!他们纷纷发出一些谴责和惊叹之词之后一脸惶恐的看着伊万带着冬将军离开,有个头上戴着粉红色小花的少女还拿出了照相机。治安官路德此时正以1米/秒的速度追赶着他们,并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追上。
谢谢你,托里斯。伊万这样想。
这时正在学校的花坛边接受阿尔弗雷德“嘿美人我请你去吃雪糕好吗?”邀请的托里斯打了个喷嚏,他看了看天,又看了看眼前那个看起来挺暖和的年轻人,决定试试这个小鬼的滋味。


当冬将军的视野终于恢复正常角度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个小旅馆的床上,浴室的方向发出了咝咝的水声,他坐起身来,带着一点甜蜜的笑容把脸埋在了双膝之间。
虽然这个青年他粗暴了一点,但是他……看起来还挺不错?
他抬起自己的右手,发现自己的眼泪已经流了满脸,他感动的看着自己的朋友,想着今天将会度过的美妙时光,又甜蜜的笑了。
这时的冬将军就好像初恋的少年一般,他激动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一头栽倒在床单中,裹着床单幸福的翻滚着,然后想起什么似的把床单重新整理好,以正坐的姿势等待青年出来。
“哦我还没有问他的名字……他会愿意告诉我么?”他再一次甜蜜的笑了,带着一点小小的紧张。
这时伊万出来了,他的身上只围了一条窄小的围巾,冬将军的脸腾的一下红了,他结结巴巴的说:“我……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
“我叫苏珊娜。”
“……啊?”
“……我说。”伊万做出了一副害羞的样子,“你不去洗洗么?”
冬将军奔进了浴室。

当冬将军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他突然感到浑身发冷,那个坐在床边的青年看起来是这样的难以接近,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比北风还寒冷的气场。他的手上是自己的大衣——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里面的补丁,另一只手攥着自己最后的一千卢布。
冬将军咽了一口口水,试图扬起自己年轻时被称为秒杀的笑容来缓解一下气氛,他说:“今天结束之后它就是你的……”然后觉得更冷了。可他寂寞太久了,为了能得到一点心灵上的救赎,冷一些又算什么呢?他艰难的迈开步子走到了床边,然后突然一股大力袭来,将他按到在了床上。
“那我们就来享受一千卢布的服务吧,先生。”

……

伊万穿起了衣服,他的身后是沉睡着的冬将军。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围巾,想让自己看上去更帅一点,然后转过身,掀开了被子,从冬将军的双腿之间抽出了一根铁灰色的物体。
——那是一根水管。
冬将军蹙了蹙眉头,像是要转醒,伊万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他无比熟练地操起水管,往他的脑袋处猛击了一下。
冬将军的梦想也许实现了一半,他也许并没有得到心灵的慰藉,可是他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伊万就这样离开了旅馆,他带走了那个可怜男人的大衣和钱,并且没有付房间的钱。他加快了步伐往购物中心走去,希望能再接一个客人。
明天就是王耀的生日了……

-完-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知音电台
>W<
>M<
人民之友
信访大厅
来客登记